EEwo

EEwo

 
   

<2Y>疯子的恋爱宣言<R-18>

我爱2y发自内心不过,你球肾亏,真的肾亏了。

守護屁股聯盟:

街头Au/混混黄毛2×混混黄毛Y


OOC/r-18


涉及主要人物死亡


涉及毒品描述


<<我希望你挺直身板,步伐不再蹒跚,精神不再萎靡,向着莹绿色的地狱走去,火红的渡鸦盘旋于眼前,如果飓风骤起吹乱了你金色耀眼的头发,那么请不要害怕,我会替你背向死亡。>>



0.


“二宫,我们需要钱。”



门被猛然推进,樱井翔看到沙发下坐着的二宫和也手中拿着游戏机而链接着的电视屏幕确实黑着的,他坐在地上手指不停的按动着按键大笑着,身边散落着针管和被打散一地白色的粉末。
樱井翔跑了过去打掉了他手中的游戏里,看着眼前的人手指还在不停的按动着什么,棕色的瞳孔涣散着,小声的傻笑,“醒醒!醒醒啊二宫和也!!”被狠狠的抓起肩膀轻微的刺痛让二宫和也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樱井翔开始大幅度的摇晃这具行尸走肉般的身体。


“嘿!小翔你回来了。”二宫和也突然笑着说了句话,樱井翔一把抱紧了那个人,“我们会出头的,二宫,我们会出头的。”


“知道啦!所以不要再粘着我啦,这种天你也不嫌热的慌。”


“二宫我问你个问题,毒品的快感真的可以让人忘记一切么?”


二宫和也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抓住了樱井翔的衣领把他按在了墙边,“这种问题不许再问,记住小翔,你永远不要接触那东西。”那种眼神樱井翔只见过三次,一次是他们相遇,而一次是深夜的小巷而最后一次便是因为毒品。




 


1.


那是樱井翔离开家族的第二晚,他拿走了别墅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逃了出去,他先是去了理发店指着杂志上的金发女郎对剪头小妹说,“我就要这个色!”
原本乖巧的黑色少爷头被染的金黄边边角角也翘了起来,樱井翔得意的在镜子前左照右照,他从没见过这种颜色的头发,在曾经的家里他是被关进笼子里的雏鸟而羽翼还未张齐却已经准备翱翔天际。
他的步伐必须要快起来,因为随时随地就可能和家族的保镖打一个照面被抓回去狠狠的处罚,他斜挎着背包坐上了不知名的车走向了不知名的地方,一切的地方对于樱井翔都是未知的,车停在了幽暗的巷子前司机用着不耐烦的语气催促他下车“小混混的家难道不是在这里么!赶紧下车下车我可不想惹到事。”


“喂!你小子别跑,快追!”巷子里传出了叫骂声和仓促疾跑的声音。


樱井翔没有挡住自己的好奇心小跑进了巷子里却迎面撞上了一个浑身带血的人,“啊--”因为惊吓得尖叫刚刚喊到嘴边就被那个人捂住了嘴,瞬间血腥味充斥着整个鼻腔鲜血粘满了整个嘴唇,樱井翔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人,黑夜中和他拥有着一样耀眼的金发青年。


“喂,傻愣着干嘛,没看到我走不动了吗,赶紧背我回家。”


从来没有被这种语气命令过,樱井翔不屑的把头扭过一边准备向更深的地方有去,金发青年顺势从腰带处抽出一把袖珍手枪抵在了樱井翔的后腰处,“你……你要干嘛。”

“我指路你背我回家,要不然今晚你我就死在一起。”

门被打开的那一刻,樱井翔把金发青年放了下来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真是没想到,明明看起来身板那么瘦弱背起来那么沉。”
没有等来青年的回答,樱井翔凑了过去看见那人已经面色苍白腹部已经被鲜血染红,他伸出手拍打了两下青年的脸看见青年皱起的眉毛,真是麻烦啊,明明刚刚逃出那个麻烦的地方又惹上了麻烦的事。
青年乱蓬蓬的房子,床铺已经和游戏里滚在一起,终于在角落里勉强找到了半瓶酒精和一小卷纱布,樱井翔颤抖的剪开了和着血液黏在皮肉上的衬衫,好在伤口不是很深只是路上的颠簸和失血过多造成的休克,在简易的处理后樱井翔把床铺收拾好让青年舒服的躺了上去,顺便蹭的累的把房间收拾了一遍。




 


2.


“竟然被你救了一命呀,真是不甘心。”


躺在一边玩着游戏机的人不满的说道。


“喂!你有什么不满啊,我还没自认倒霉摊上你这么一个家伙。”


“无家可归,没有朋友,皮相也不错,身上带着这么多的钱,说真的如果碰上的不是我你骨头渣都被人卖没了。”
青年放下了游戏机,“这片红灯区的一切都不按套路来,我叫二宫和也在这里勉强是个介绍人吧。”


“红灯区?”


“真是笨蛋,这么跟你说吧这里聚集的人分四个层次一个是高层负责服责毒品的接收和金钱上的交易,第二个层次是联络人高层手下收到了货派他们去联系,第三个层次就是把剩余的散货卖给第四层次最底层吸毒的人。”


“是毒品啊,我只在书上看过介绍。”


“喂——所以你是谁啊!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却这副打扮。”


“按照你说的你是介绍人,所以你属于第二层咯。”


“介于二三之间吧,所以快回答我的问题啊!”
樱井翔凑到了二宫和也身边一脸正式的回答道“既然这样,那么请带上我一个吧。做这个行业。”


“你脑子有包么?!正常人谁会想在这里干事……一旦进入就出不来了。”


“那也总比那个牢笼好,嘿,你好我叫樱井翔。”


二宫和也伸出手揉乱了樱井翔的头发,随后两个人开始互相的你一下我一下的胡闹。

透过窗户照进来的阳光洒在床铺和两个人打闹的身上,唇红齿白的少年互相大笑。


“笨蛋翔!”


“笨蛋和也!”


3.
新人的入会仪式,二宫和也领着樱井翔来到了那座在平民窟里豪华又奢侈的别墅里,樱井翔讨厌这种地方,回让他想起那个所谓的家。带着墨镜的黑衣人把樱井翔架了起来,二宫和也在他耳边轻喃“没事的,我在外面等你。”

“什么理由。”

“没有什么理由,如果硬要说那就是过够了平淡的日子。”

“真是有趣啊,大部分的人都是为了钱包括你的介绍人都是。”

“钱这种东西见多了也就没有什么感情了。”

负责人从椅子上坐起来侧身翻过了桌子,他掏出了手枪抵在了樱井翔的太阳穴处,冰凉的枪口触着跳动的太阳穴,随后是子弹上膛的声音,樱井翔站在那里目视前方一动不动。


“你——要死了哦。”


“pooom!恭喜你合格啦!”枪口射出来彩色的小旗和闪闪的亮片。“你可是少数不害怕的人呢,以往他们在枪口抵上脑袋那一刻就吓得屁滚尿流。”
回过神来的樱井翔诧异的看着这个个子不高带着墨镜的负责人,还有被撒了一身的亮片,他有点怀疑这真是是电视里常常出现的黑帮?


“谢谢组长的认可。”


“哎呀哎呀,不用这么客气。”负责人又从桌子另一端跳回了椅子,“大野智是我的名字,也就是你的组长啦,接下来的任务你跟着二宫一起干就好啦,你要小心点,他那个人啊有点危险。”


“了解,谢谢组长!”樱井翔抿起嘴憋回了想笑的冲动走向黑衣人把手的门口。


“还有还有,如果你想从底层升到高层一定要记住是贩卖毒品而不是自己毁掉自己。”

一路上两个人挨得很紧,垃圾桶旁睡觉的乞丐,在街边忍不住的嫖客,还有成群结队犯着毒瘾的青年。


“我说像你们黑帮的都是笨蛋么?”


“哈?你说大野智?”二宫和也望着天挠了挠头,“那个家伙看起来很天然,其实是个很危险的人呢,他和我们同龄不过已经坐上了一把手的位置呢。”


“噗,你们两个多大仇啊互相说对方都有危险。”


“就像这样。”


二宫和也把樱井翔压在墙边,手掐住了他的脖子,樱井翔抓着他的胳膊开始剧烈的挣扎,不过眼前得二宫和也的力气是那么大那么的陌生,二宫和也眯起了眼睛凑到了樱井翔的耳边大口的喘息着,随后火热的舌尖触碰到了耳坠,樱井翔大叫一声。


“就是这样咯。”


樱井翔推开了二宫和也就像是闹别扭的情侣一样,甩下了他一个人走了出去。


“哎呀哎呀,跟你闹着玩啦,你慢点走!!”




4.


这是樱井翔和二宫和也一起执行的第一个任务,交易方仗着人多开始埋怨货的价钱,


“我说这次的货我闻起来不太对劲啊。”


 


“少说废话,货就在这里份量纯度丝毫不差,速度给钱。”


 


“二宫和也管管你们这新来的走狗,怎么能这么跟我们说话。”


 


“你说呜呜呜”话还没有说完二宫和也上前捂住了樱井翔的嘴,扣紧了装着毒品的箱子在他耳边小声说:


“跑”


二宫和也飞快的提起箱子拉起樱井翔的手向远处跑去,原以为会占到便宜的人气急败坏的分头开追,身边的事物仿佛已是光影,两个人顾不得身上的疲惫与汗水漫无目的的疯跑着。巨大的声响,是没有安装消音器的枪,子弹出枪的轰鸣声振透过二宫和也的耳膜,已经除了轰鸣什么都听不清楚,随后他看到身边的樱井翔瞪大了眼睛无声的喊叫着跪倒下来,小腿狠狠的挨了一枪让从没经历过伤痛的樱井翔站不起来,疼痛感席卷了全身,他张大了嘴吧试图喊些什么却只能从嗓子伸出发出哀鸣,二宫和也迅速的抱住了倒下的人看向了四周围过来的人。


“放心吧就算我死了,也不会把这批货免费送给你的。”二宫和也的手伸进了衣兜给袖珍手枪上了膛。


对方的老大不屑的踢了踢倒在地上的人吐了口水,“刚刚你们嚣张的时候是不是没想到回落到这种下场?”


“抱歉我没听清你说的是什么下场?”手枪迅速被掏出了衣兜指向了那个人,无赖头子举起了手用眼神示意着他们背后的同伙随后狠狠的眨了眼,围在两个人身后的人踹向了二宫和也的手,手臂被狠狠的接了一脚二宫和也放手打偏了那人的头部,头子捂着耳朵大叫而同伙蜂拥一般的围了上去,二宫和也把装着毒品的箱子放到了两个人中间,最后紧紧的抱住了樱井翔,樱井翔无意识的也紧紧的抓住了二宫和也的肩膀;无名的拳头和无名的脚每一下都狠狠的挨在两个人身上,被子弹打坏的腿也未能幸免,两个人记不清被打了多长时间意识已经飘渺只能恍惚的听到他们说完“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这个地盘的组长不好惹。”就成群结队的走掉了。


“小翔…死了没?还听得到我说话么?”


樱井翔吐了一口血沫笑着回答“二宫…二宫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既然没死那我就要说,你把我肩膀握的疼死了,比他们打的还要疼就像要脱臼一样,我可不想和你一样溜肩啊。”


“你以为我想把你么?!两个大男人怪恶心的,还不是为了那箱子里的东西。”


“那就快放开啊。”


“手指太疼…已经动不了了。”


“小翔真是笨蛋啊!”二宫和也勉强的松开抱在樱井翔腰间的手,浑身机械一般疼痛已经被麻木蒙蔽,他把樱井翔已经僵硬的手臂放了下来,顾不得那里大叫的樱井翔拿出了那个完好无损的箱子。
“喊什么喊了,别喊了,货还在这里如果今天货丢了刑法要比这还疼。”


“第一次任务就这样真是倒霉啊。”


“还不是有你!快点我服你起来。”


樱井翔一半的身子都摊在了二宫和也的背上,上次还没好的腰上也已经染红了T恤衫,依旧是黑暗中两个耀眼的金发少年互相依偎互相搀扶的走向那处灯火通明的殿堂。大野智听到消息是跑着来到私用医室的,床上躺着的两个人都已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过去,他曾经不想让二宫和也着手同样的事情毕竟那是自己的弟弟,可是在无意中他却发现自己的弟弟早已经踏入这一行,如果自己可以做的更好就可以不让弟弟在底层受累,可是二宫和也永远不会听他的,他清楚的记得那句话


<哥,我不会攀你的任何关系走向高层的。>




5.


肉肉肉


外链微博


外链不老歌


 


 


 


 


6.


樱井翔跑到大野智的办公室时是被太阳暴晒后和被殴打到竭尽虚脱,“组长……二宫和也被上次闹事的人抓了。”


 


二宫和也是被拽着头发拖进到车里的,他看见副驾驶座上坐着的人,耳朵被纱布包裹着面带凶狠。


“还是被我抓住了啊,二宫和也,上次的事帐还没有算呢。”


“和你这种垃圾也没什么好算的帐。”


“你!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好活着的,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车停在了不知名的荒郊野地里诡异的仓库旁,又是被人拽着头发拖了进去,手脚被强制的铐上了手铐,


“如果有人救你,那也就不回曾经的你。”


“来把我们的宝贝拿出来。”身边的跟班从手提箱拿出了封存好的针管,二宫和也知道那是什么他也清楚这群人想把他变成什么样,手臂的刺痛感随之而来的胃里翻江倒海般的痛苦,耳膜轰鸣身边的人已经不复存在,伴随着胃痛而来的是浑身上下的燥热,二宫和也挣扎着手腕和脚腕上的锁链,金属被摇晃的发出剧烈的响声,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人都已经退散只空旷的仓库只剩下了疯狂的二宫和也。


全封闭的仓库让二宫和也感觉不到白昼,只意识到那帮人再次推门进来便是第二天,这次的针管要比昨天的毫量还要大,被注射后手臂的刺痛感依旧还在,胃痛也慢慢缓解,他有无意识的感觉自己像是在浮空,身边的人发出低沉又恶心作呕的声音,耳边的轰鸣变成了低语,眼前的渡鸦盘旋,和红色的男人。


第三天依旧没有人来救他,二宫和也开始期盼那群人的到来,期盼那群人给他打上一针。


门被砸开二宫和也向那里投出期待的目光,随后黯淡下来,是樱井翔还有大野智。


“二宫,没有受伤吧。”


“完全没有呢,可能是你们的速度太快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折磨我。”


“真是奇怪……明明已经三天啦,不过你没事就好。”被放下来的二宫和也被樱井翔紧紧的抱住,真是口是心非的人啊。


二宫和也伸出双手颤抖的准备抱紧那个人,结果他放下了一只手,那只已经沾满了肮脏污秽的手臂已经不配来碰你喜欢的人了吧。


 


7.


“二宫和也你听没听道!这是第三遍了!”


“什么?”二宫和也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机回答道。


樱井翔凑过去摸了摸他的脑门,没有发烧没有生病最近的二宫是怎么了呢。


“我们有新的任务了,大野这次和我们一起行动,听说这次是国外的交易人呢。”


“小翔……我觉得我要忍不住了…现在的我仿佛要死了一样。”


“怎么了发生事了?”


樱井翔走过来坐在了二宫和也的身边,二宫和也颤抖的身体抱住了他头擎在肩膀上,


“我犯瘾了..小翔我要完了,我永远也不会坐上最高层的位置了,我会渐渐销毁的吧,会吧。”二宫和也的声音开始哽咽,肩膀处的衣服也逐渐被泪水浸湿。


“那群人给我注射了海洛因……我停不下来了。”


“什么?!”


“小翔……我不想死我想和你继续在一起啊。”


“看着我二宫和也。”樱井翔捧起了二宫和也的脸看着他泛红的眼眶和眼角的泪水,


 


“我们会放浪形骸的,相信我,我们会一起度过今后的日子的,如果有一天你感觉到疲惫了,那我们就骑着机车逃离这个世界。”


 


屋子里只剩下了放空的二宫和也,樱井翔第一次带来的染上他血液痕迹的背包也没了,他知道那里是什么,那是他所有的钱。


天空打起了闷雷,随之而降的是倾盆大雨。


钥匙转动细微的声音让二宫和也的眼睛发亮,门被推开樱井翔浑身被淋湿,他小跑到二宫和也的面前打开了背包拿出了袋子里的东西。


 


五排针管摆在那里。


 


雷声大作,雨下的更急,窗帘盖不出床榻上两个人的缠绵和只剩下四排的针管。


 


 


8.


 


“二宫,我们需要钱。”



门被猛然推进,樱井翔看到沙发下坐着的二宫和也手中拿着游戏机而链接着的电视屏幕确实黑着的,他坐在地上手指不停的按动着按键大笑着,身边散落着针管和被打散一地白色的粉末。


最后一管也被用了,从家中带来的钱已经全部用去交易,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去找大野智。


“这次任务我会给你请假,等干完这一票大的我们就有钱了。”


 


“小翔,我醒着做了个梦。”


 


“什么梦?我梦见一个傻瓜等了我15年。”


 


“哎?!快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外面有人啊!”


 


“什么嘛!15年前我还是个婴儿好嘛!”


 


交易的日期到了,是令人压抑的阴天,樱井翔穿上了黑色的西服把金色的后发整齐的梳到后背,带上了那款和二宫和也一模一样的钻石耳钉,而那天的二宫和也也没有请假,就向回光返照一样他的浑身充满了力量,不再萎靡和以前一样,他也穿好了黑色西装带上了耳钉把金色的头发梳理的整齐。


 


两伙人来到了会面的地方,大野智下了车随后樱井翔和二宫和也跟了下来。


樱井翔看着对面的人和车都有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两方见证人都握了手试了货,樱井翔猛然想起来,那个人是他们家族里的人,他脚步慢慢后移想退到后方的人群,却被对方车里的人叫住了。


“樱井翔,如果你不想让他们都死,就站住。”


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了樱井翔,他从未如此慌张过,就算是濒临死亡也没有的感觉。


“父亲……”


“父亲?!”二宫和也拽住了樱井翔的手,他看着低着头的樱井翔,回想了那天的梦。


车内走出来两个人,一个穿着西装一个穿着警服。


大野智自嘲的笑了笑“所以说翔君,你卧底工作做的真是好啊。”


“不是的,你们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卧底。”


樱井翔拔出了枪带里的手枪指向了自己的头“父亲,答应我只要我跟你走你就立刻撤警放过他们,否则”


“否则什么?”话被父亲突然打断,“否则就自杀是不是?家族也不差你一个人,不过是这次警察的行动让我意识到你在这里。”


“你…….”樱井翔被呛的无话可说,二宫和也绕过背后把樱井翔反手架在后腰处打掉了那把枪,“小翔,你知道的我已经没有路可以走了,可是你不同,你可是樱井家族的长子啊。”


“你……你都知道了?”


“你以为我傻么,樱井翔,樱井翔,世界上能有几个樱井翔会像你这么傻。”


“二宫……我们还不如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如果我回去了又会被关在笼子里,而你也会去监狱。”


 


枪被二宫和也踢的很远,两个人直起身板在所有人的面前拥吻。


 


“就像那个梦一样,等有一天你当上了继承人你自由了,再来找我我一直等你。”二宫和也笑了起来,“像你说的一样那时候我们真的会放浪形骸,我们会一起度过今后的日子,如果你再次感觉到疲惫了,那我们就骑着机车逃离这个世界。”


 


樱井翔被推进了父亲的车里,车子行驶了很远,随后听到了枪炮的声音。


 


9.


樱井家族的组长老了,需要一个新的继承人了。


没人再提起那件事,如今的樱井翔已经33岁是一个精英继承人了,人们总会称赞他的着装打扮,一头好看的黑色短发干练又不缺乏时尚。


这次的樱井翔是自己开着车来到巷子处的,原本的平民窟变得破烂不堪,而所谓的红灯区也已经荒废。


他去问过当年的那次缉毒事件的警察,警察们纷纷都说没有一人入狱全被被放刑,可是此地已经没有任何居住的痕迹。


他来到曾经的那个家,里面沾满了灰尘和蛛网,地上撒着那天后他从未见过斑驳的血迹,


“再次蹭得累的帮他打扫一下房间吧。”


是门锁晃动的声音,樱井翔瞪大了眼睛看向远处开门的人,不是别人也不是二宫和也。


“大野….?”


“翔君?”


“二宫和也呢???”


“他啊……在你走后就死掉了,帮我挡下了5枪随后自己躲在屋子里死掉了。”


身边的世界已经静止,老房子开始土崩瓦解,房门和吊灯突然倒下。


 


 


——我们会放浪形骸的


——相信我


——我们会一起度过今后的日子的


——如果有一天你感觉到疲惫了


——那我们就骑着机车逃离这个世界。”


 


 


END


 


 


 


 


 


 


 


 


 





































 
 
评论(5)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