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wo

EEwo

 
   

<润翔/AU>岁时抄(花魁/春之篇)

将军J×花魁S 注意避雷 如果花魁文没有肉那跟耍流氓有什么区别?!

梗是 @Shoyan👻  GN的 希望不嫌弃

岁时:一年;四季;季节

分为春 夏 秋 冬四个章节


①加粗为回忆

②传送门    

 

 

-春之篇-

 

那晚的月是被漆黑的云层遮住的,没有光没有星辰,管家拉着少爷的手从宅子的侧门跑出,少爷的脸被烟雾缭的漆灰。

 

“少爷,答应我跑得越远越好哪怕前方的路未知也要跑。”

 

“那……那你呢。”少爷颤抖着说道,他因为惊吓而颤抖的双唇眼眶流下的泪水。

 

“身为宅子的管家,我会和老爷与宅子死在一起。”管家从里衣拿出了红色的护身符递给了眼前的人,“要好好活下去。”

 

少爷攥紧了护身符向身后的树林跑去,他转过头看向了房子,女人孩童惨叫的声音与火光融在了一起,管家被武士钳住了双手举起了刀。

 

樱井翔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额头与发梢已经被汗水浸湿,他看了看四周放心的叹了口气,

“还好,还好。”

掀开了窗边的竹帘竟还是黑夜,樱井翔点上了身边的香炉拿起了桌旁的烟杆,因为本是男子深夜入寝也没有那么多要求,他裸着上身披上了丝制的袍子坐在了窗边,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樱井翔转身熄灭了香炉里的烟火,今夜的窗外也是暗无星辰就像是几年前他晕倒在店前被妈妈捡到一样。

 

少年醒来后睁开眼便看到了几名女人在床边焦急等候的眼神,“妈妈桑!他醒了。”

被女子唤来的女人手拿烟杆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多亏你命大活下来了。”

 

“这……这里是?”

 

“切,真是一点礼貌都不懂的臭小子,放你走以后也会是一个百无一用的臭男人吧。”女人吸了一口烟柄随后弯下了腰吐出了烟雾,少年被呛的涨红了脸咳嗽着,其他几名女子掩面小声的笑着。

“既然醒了就把他扔走吧,我们这里不需要没有钱的男人,男孩也不行。”

 

其他几名女子纷纷转头看向了那名女人,可是女人并没有一点挽留他的意思,少年翻身下了床突然跪在了地上,“求求你了,让我留下来吧,我必须活下去。”

 

“不行,奈绪把他扔出去。”

 

少年抓住了女人拖地的衣摆,“求求你了,让我做什么都好,我没地方可以去了。”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

“不知道,但是我肯定这里是可以生存的地方。”

 

“哼,真是有趣啊。”女人转过身蹲了下来摸上了少年凌乱的短发,“既然你要留下,那我也就破个例吧,毕竟现在喜好这个类型的人也很多。”

 

樱井翔吸了口烟草,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鞭痕迹与淤青,没有怨恨他甚至有些庆幸被妈妈捡到了,既然身处吉原就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少年被好吃好喝的养了起来,少年很反感和那群浓妆艳抹而且浑身带香的姐姐们待在一起,清晨他坐在绿色的枫树下面,午时他躺在竹亭下慵懒的睡着觉,入夜他把自己与那群姐姐隔开睡觉,妈妈桑也不会来过问,就这么悠闲的过了一整年,有一天妈妈桑匆忙的跑到了后院找到了他,他敢发誓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见到妈妈桑这么慌张的表情,直至她的死亡,她也从未如此慌张过。

妈妈桑把他拽了起来跑进了屋子,“臭小鬼,我竟然才知道你来的历竟然这么大。”她从镜中柜拿出了胭脂粉盒开始在少年脸上涂抹,“你干嘛,放开我!!”

“老实点,我知道你不想死。”妈妈桑说完这句话少年闭了嘴,“樱井家族留下的世子啊,准确说是逃出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少年瞪大了眼睛。

“因为幕府那群人找到这里了!”她上妆的速度异常的快,少年半长的头发被编成了发髻上面插上了饰品,女人又跑到了衣柜翻找了衣服让少年穿上,少年躲躲闪闪的在女人面前换好了女式和服后被女人领了出去。

前厅聚满了人,那群人是少年此生不忘的人,就是那群人屠杀了他的府上所有人。

“大将军要的人我领来了,就是她,她啊就是我们新来的游女,不过暂时我们还没培养好她。”

将军低下头看向了少年随后伸出手捏住了少年的下巴,“看起来很眼熟啊。”

 

“瞧瞧您说的,将军不会是看上鄙女了吧。”

 

“把她带走。”

 

妈妈桑抓住了少年的手,“不行!哪怕你是将军也不能带走我们从未露面的游女!”

 

“妈妈桑态度转变的很大嘛。”

 

“这是吉原的规矩。”

 

“哼!如果这要是犯人你可担当不起。”

 

“将军说笑了,此院众是女子不可能会出现所谓的樱井家族余留下的孩子,请回吧。”

将军气急败坏的走掉了,留下了身边年轻的武士,武士有礼貌的向妈妈桑歉意的笑了笑,

“抱歉,近期将军因琐事缠身脾气大怒,请不要在意。”

 

“这么好的武士在这种将军身边不是屈才了么。”

 

“不敢当。”武士的视线移到了少年的身上,“敢问妈妈桑能否告诉我此女的艺名么?”

 

“这个就不行了,为露面的游女是不可和任何人有接触的。”女人话落,武士伸出手握住了少年的手,“我叫松本润,如果有幸看到你成人那一天我会来找你的。”

 

妈妈桑憋着笑看着傻武士走出门,随后把少年领回了后院。

 

“以后就不叫你臭小子了吧,是不是樱井翔?”

 

“原来我这么有名啊。”

 

“这一年你的消息可是被传的很猖狂的,没想到这个这么值钱的大宝贝竟然在我这里。”妈妈桑说完在樱井翔脸颊旁狠狠的亲了一口。

 

“那你要把我交给他们么?”

 

女人拿起烟杆敲了他的额头,“你傻么?要交刚刚就交了。”

 

“是啊,是挺傻的在这种地方的我碌碌无为,最后会含着怨念而死吧。”

 

“碌碌无为啊,你想做点什么所谓有意义的事么?”

 

樱井翔猛的抬起头看向她,“什么事。”

 

“你想过作为花魁也是可以杀人的么?”

“没……”樱井翔摇了摇头。

 

“还记得前几个月发现死在河边的奈绪么?”

 

“奈绪姐姐……是啊,明明是现在正值年华的花魁。”

 

“她的任务是暗杀府上的大臣,结果却死在了大臣的手里,如果你想复仇,那么我会把你培养成花魁,让你学会防身的功夫去结识幕府各种上层的人。”

 

“我……”奈绪的死曾经让樱井翔躲在小屋子里几天几夜不出门,她是那么好时常让樱井翔想到曾经宅子里的侍女姐姐,而得她的死是那么突然,身体被凌辱后被抛尸荒野。

 

“没有考虑的时间只有是与不是。”女人抓住了樱井翔的肩膀。

 

 

如果在后院躲上一辈子做一个懦夫最后也会死,如果变成了花魁后被人杀死,如果他成功了……

 

“我答应。”

 

妈妈桑突然笑了,他掐了把樱井翔的脸蛋,“明天我会亲自教你作为花魁之前的礼节,剑道我会请大野老师来。”

 

暗无星辰的夜空已经开始慢慢泛白,樱井翔看着已经熄灭的烟杆起身走到了柜子前找出了剑道服,他把长发梳成马尾,掀开了榻榻米上的一块板子拿出了木剑走出了房间,寅时的吉原大家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忙起来了,樱井翔走到了后院,后辈的游女爱慕的看着他,辈分高的花魁向他点头。

摆好姿势开始挥舞起了木剑,除了上妆后的他是女子外,他的全部还都是男人,他挥起的剑风让树叶沙沙作响,每一下都用尽了全力。

 

“小翔今天也起来的这么早啊。” 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出,樱井翔拿起剑向后挥去,男人拿出剑挡住了攻击,两个人拉开了距离互相示好后开始挥舞起手中的剑,木剑与木剑碰撞发出的响声与掉落下的树叶,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认真,他侧身避开了樱井翔挥过来的剑随后伸出手,剑心正中樱井翔的脖颈。

 

“我又输了。”

 

“小翔进步了很多嘛。”

 

“智君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上面发布了一个任务要你来做。”

“你是这里的中介人?”两个人旁边的竹亭坐了下来。

 

“不是,是二宫和也。”

 

“那个将军的侧用人?!!!!!”樱井翔突然瞪大了眼睛大声的说道,大野智看了看四周赶紧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

 

“你小点声啦!就是他。”

 

“现在他们高层也…也内乱?”

 

“算是吧,毕竟老将军被人杀死后又新上任了一名将军。”

 

“那我有点猜到任务的头绪了,这次可真是个大任务啊。”

 

“不愧是小翔啊。”大野智抱住他在手臂处蹭来蹭去,“小翔男装也很帅呢,这次任务后有没有想过做回自己远走高飞?”

 

“考虑呢,如果我能活下来。”

 

“别说这种话,如果任务完成小翔跟我一起走吧。”大野智抓住了他的手。

 

“好啊。”樱井翔点了头。

 

第二天的早上妈妈桑便把樱井翔叫醒,身边的几名姐姐也打扮的端庄,妈妈桑首先教了他怎么画自己的妆容,随后是礼仪与衣服的穿着方法,“你底子这么好,只要这些学会了等作为花魁见门面一定会有大把大把的人来见你的,那时候你就要记住无关者概不见,只要对自己有利益的,是自己仇家的,而且你的身体永远不要被他们触碰。”

 

“知道了妈妈桑。”

 

日后樱井翔便要穿着女式和服待在吉原的所有地方,除了大野老师教他剑道时候,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大野智,那个个子不算太高而且一点都不严肃的剑道老师,他笑着说就是这小子啊,不过张的真是好看呢。

 

后院的枫树杆从平滑变成刻有一道道刀痕,而手中的木刀也从平滑无痕变成了坑坑洼洼。

 

在樱井翔18岁生日的前三天,妈妈桑向外面宣布了新花魁的诞生,高官大臣开始跃跃欲试的天天徘徊在吉原门前,樱井翔也开始准备向世人见面,他是一个只有才艺和面孔的哑巴花魁,与她共处一室需要的是纸与笔。

 

最让人意外的是花魁初选的当天,花魁的初夜是被一个年轻的武士拿走的,高管们气急败坏的离开,而武士领着樱井翔回了房间。

 

“你还记得我么?”

 

樱井翔摇了摇头。

 

“我是两年前将军旁边的武士,松本润!”

是那个傻武士啊,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守信,樱井翔拿起了毛笔在纸上写下了[抱歉。]

松本润的表情瞬间变得失落,樱井翔凑了过去拍了拍的肩膀又写到[不过我们可以从今天开始重新认识一遍。]

傻武士的眼睛又充满了光,他冲着樱井翔露出了笑颜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松本润。”

樱井翔拿起笔写下[你好,我是翔子]他伸出了带着薄茧的手。

“你的手好粗糙啊。”松本润抓住了他的手开始端详起来,“是之前妈妈桑有在虐待你么?”

樱井翔摇了摇头。

 

他所谓的初夜过的很不好,傻武士的无聊话题让他差点睡着,一遍又一遍的写字甚至让他有点认不出他在写什么,那是一整夜,松本润和他说了一整夜的话,他也写了一整夜的字和一摞纸,如果现在有后辈向他询问这些事他还是会笑出来。

 

“小翔在笑什么?”

 

“只不过想到了几年前的趣事。”

 

在那之后他就再也没见到过松本润,那个只会和他聊天的傻武士。

 

春之篇 END

 

 

 

 

 

 

 


 
 
评论(10)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