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wo

EEwo

 
   

<润翔/AU>岁时抄(花魁/夏之篇)

将军J×花魁S 注意避雷 不耍流氓了下章上肉

梗是  @Shoyan👻  GN的 希望不嫌弃

岁时:一年;四季;季节

分为春 夏 秋 冬四个章节


①加粗为回忆

②传送门:     冬

③如果有评论我会开心的爆炸


-夏之篇-

 

拿起笔在嘴唇上勾好最后一抹深红,樱井翔起身走出了房间,二宫和也站在门外已等候多时,他握住了樱井翔的手在手心处划了几笔,樱井翔向他点了点头。

 

樱井翔站在门前,暗黄的油灯把房间照的通亮包括那坐的笔直的身影。

 

“怎么不进来?”

 

房间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新任的将军听起来不再是上任将军那么年迈,樱井翔皱起了眉头,随后又恢复了机械的微笑轻着的打开门,眼前的男人带着暗紫色的面具端坐在那里,桌前摆着烈酒与纸笔。

 

“吉原当家的花魁果然名不虚传,过来让我仔细看看。”樱井翔挪着步子来到将军的面前却被他一把搂住怀里,不能挣扎,像女人一样,将军低下头看着他,而樱井翔也看向了那双透过暗紫色面具下好看的眼睛,脑中一瞬间想起了什么。

“真是好看啊。”将军把手伸进了樱井翔衣摆下光滑的大腿,樱井翔突然从怀中挣扎脱逃拿起笔在纸上写下[将军大人,在下不卖身]

将军轻笑一声,“从来都没有过么?”

[不曾有过]将军再次招手唤他过来,樱井翔犹豫的看向了他,“没事,既然你有你的原则那么我便不会去打破。”再次被将军拥入怀中,樱井翔靠在将军的胸膛前嗅着淡淡的檀香味,感受着心脏富有生机的跳动声,到时候下手就可以了吧,趁着他毫无防备的时候,那样就可以解脱了,就算是毫无干系的新任将军,也可以解脱他被束缚而可怜的灵魂。

 

“妈妈桑呢?!”送走了茶客樱井翔慌忙的从楼梯上下来,庭院里被人围住樱井翔推开了小声哭泣的游女来到了中间,女人被另一位花魁搂在怀里,而心口处插着的匕首已经全部没入,她转过头看向了樱井翔,“臭小子……你可算来了。”

樱井翔跑到了女人面前,“把你别好的烟杆拿出来让我再尝一口。”他颤抖着双手拿出烟杆亲自送进了女人的嘴里,“没想到你的手艺竟然这么好了……你……把耳朵靠近点。”

女人小声的说完话便没了呼吸,樱井翔攥紧了拳头仰头嘶喊着,天上开始滴下雨点,小雨变成中雨,中雨变成大雨,雨水冲洗着地面上的血迹。

 

当樱井翔再次醒过来将军已经走了,他看向了自己完好的衣服和不知何时铺好的床被,而他竟然在那人的怀里安静的睡了一宿,那是自己的敌人未来将死的男人,不过他的一举一动和他那双好看的眼睛又令人熟悉。

洗漱好后樱井翔再次换上了男装来到了后院,这次大野智在竹亭里坐着饮茶,“智君,今天又来了。”

 

“新任将军给你的感觉怎么样?”

 

樱井翔坐在了桌前拿起了已经冷掉的清茶,“与其他客人无疑,唯一多了一条便是死吧。”他仰起头喝完了满满一杯茶随后皱起了眉头,“智君……这次的茶怎么这么苦。”

“这次的茶是没有蒸过的哦。”

“啊……真的好苦啊,现在舌尖上还残留着涩感。”大野智拿起水壶倒上一杯水递给了樱井翔,“喏。”

“不过新任的将军让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很久未曾谋面的人。”

“噗,小翔怎么会认识他啦,听说他是上等贵族家的少爷,在上任的老将军已经开始昏庸不再从政开始就开始拉拢下方的大臣,最后啊在大臣的帮助下把老将军杀掉了,不过现在还有很多上一辈将军的护用人不服气在找茬,就像你从二宫那里接到的任务一样。”

 

“那二宫他也是上一代将军的护用人?他不是和新将军一起上任的侧用人么,大家都传他们关系很好的。”

 

“这种关系怎么说的清呢,表面关系谁都看不准的。”

 

远处的游女匆匆的跑过来,“樱井大人,门外有一人求见。”

 

“跟他说今日不见任何人。”

 

“那位武士说他名松本润。”

“那个你说的傻武士?”大野智转过头问向他。

 

“是啊,这么多年不见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你让他在雅室等我。”樱井翔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你还要在这里坐着?”

 

“反正也是闲着无事干。”

 

“真是羡慕你啊。”

 

松本润盘着腿坐在雅室里喝着茶,没过多久门便被打开,他看到了那位许久不曾相见的花魁,那瞬间他甚至有些说不出话来,樱井翔坐在了他的身边拿起了笔,[好久不见,松本君]

 

“是……是啊好久不见,你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好看。”樱井翔侧过头看向了松本润的脸庞,[松本君的伤疤怎么来的?]随后放下笔伸出手抚上了那道疤痕。

 

“那次……内乱被人砍伤的。”

 

[那个时候你竟然还在,我一直以为你已经离开这个地方了]

 

双手触碰着武士的脸颊,松本润涨红了脸声音也颤抖了起来,樱井翔看向他而他的眼睛却害羞的飘忽不定,“我确实去了别的地方,近年回来才遇上那档事。”

 

[一直都以武士的身份不会累么?]

 

“现在的幕府已经肮脏的不成样子,像我这种没有家境没有钱财的武士怎么可能会升职呢。”

 

[真是可悲啊,现在的世道已经成为这个样子]

 

松本润抓住了她的手看向了他,武士涨红的脸想要说些什么却憋在了嘴边,樱井翔带着疑惑的歪头看着他,“翔子……生与死我都已经经历过,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离开这座城离开吉原”樱井翔没有任何犹豫的抽出了手在纸上写了[否]

 

“是因为我的家境么?还是因为我只是个武士?”

 

[干我这行的,会有几个幸福的呢,世上还有更好的女子,武士大人为何不去寻找呢?]

 

武士从后环抱住了樱井翔,仔细嗅着他身上的香味感受着他身体的温热,在他耳边轻轻呢喃,“不要,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认定你了……哪怕你身在吉原。”

 

多么无常虚幻的一句话,可却让樱井翔动了心,这些年他服侍过无数的茶客,客人们走走停停和他诉说着生活的种种琐事,高官们用贪婪的眼神看着他和他诉说着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尽管有无数人追求过他,为了他的那张所谓好看的脸,可是谁又知道他的背后呢?

[算了吧,武士先生,就这样你为茶客我为妾的关系很好]

 

“果然还是太仓促啊。”松本润摇了摇头站起身,“我会常来的,直到你改变了这个想法。”

 

谈话时间没有进行多久,樱井翔再次来到了后院的竹亭而这次的他没有卸下妆容和衣着,“这次来的是大名鼎鼎的翔子啊~过来让爷瞧瞧。”

 

“去你的。”

 

“唔啊,温柔点女孩子说话不要那么粗狂。”

 

“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啊!谁是女孩子啊!”樱井翔的手背在后面一步一步接近大野智,而大野智依旧在悠闲的调侃着他,直到樱井翔突然俯身冲过来,背后的手向前伸出匕首暴露在空气中,大野智抽出身边的木刀挡在了面前,成年男子的力气也压的他向后仰了一下,“小翔这可是很危险的哎。”

 

“切,你不是从一开始就发现了么。”

 

“你拿匕首的姿势还是太僵硬了啊,如果放到以后身经百战的大将军怎么会发现不了?”

 

“那我以后就拿起练练手咯。”

 

<< 

 

将军来的次数频繁的很,以至于樱井翔推掉了所有的外来客人除了武士松本,他再次来到了门前手中端着精致的糕点,将军示意他进来,樱井翔放下了手中的盘子主动坐到了将军怀中,每一次将军都会带不同的面具,连续一整周都不会重复,哪怕一天来两次,将军总是沉默寡言的抱着他不做任何出格的动作,而樱井翔仿佛已经习惯了将军的怀抱,他甚至有些神志不清的贪婪。

 

而松本润来的次数也异常的平凡以至于樱井翔会想,穷武士哪来的这么多钱,唯一让樱井翔比较欣慰的便是两个人的时间总是错开就像事先商量好一样的。

 

[松本君又来了]

“翔子平时可以出门么?”

[按理来说是不可以的]

“那不按理来说呢?”松本润反问道。

[既然是常客那么便可以,不过价钱是平常的三倍]

松本润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这么贵啊……”他翻了翻口袋又笑了起来,“不过今天带的钱正好够,翔子跟我出去玩吧。”

[真是没办法啊,你等着我好了我去换衣服。]

松本润从出了吉原的那一刻便牵着他的手,路上的行人看着穿着朴素的武士领着吉原的花魁不禁皱了皱眉,像是避灾一样避开他们,就这样向前走着,松本润带着樱井翔走过了街道,走过了木桥,“累了么?”

樱井翔摇了摇头。

“前面就是了哦。” 

这是樱井翔第一次见到河流,作为花魁从来没有人带他来到过这里甚至大野智也只是带他去居酒屋,水面被太阳照的闪闪发亮倒映着树枝和两个人的影子,一时间他有些看呆了。

 

“好看吧,平时发愁难过的时候我就会来这里,看到这些石头了么?”松本润弯下腰捡起了一块石头,侧起身扔向了水面,樱井翔看着水面泛起了几道波纹,石头在水面上雀跃起来随后消失在水中,“要来试试么?”

樱井翔学着松本润的样子弯着腰向水面撇石头,石头却直接沉入了水底,“要注意技巧啦,我教你。”松本润环住了樱井翔的身体握住了他的手,眯起了眼睛看向了水面,手腕被推动着用力打出石头,石头在水面上跳了两回沉入底中;樱井翔又学着松本润的样子做了几次,石头终于开始有规律的在水面上跳跃,那曾是男孩们年少时最爱玩的游戏,可是樱井翔年少却是在深宅中渡过,他有些忘乎所以的在水边四处张望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尝试,松本润就坐在岸边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阳光洒在那人暗红色的和服上那么好看。

河边不规整的砂石让樱井翔走起路来有些磕磕绊绊,直到木屐被憋足的石头卡住整个人的身体全部落入水中让他发出了一声大叫,松本润跑了过去把他从水中拉起,樱井翔却使坏的把他也拖入水中。

 

两个人都被水花打的浑身湿透,樱井翔精心别好的头发也被水花打散,上面的钗卡也顺着水流飘走,脸上的妆容也花了起来,樱井翔所幸转头在水中又洗了几次脸,露出了他原来的模样。

“你其实是会说话的吧…”松本润诧异的看着他。

 

“对啊。”

“原来是男子啊……”松本润低下了头。

 

“很失望吧……是不是很后悔?”樱井翔反问道,他沾着水滴的睫毛甚至闪闪发亮。

 

松本润从水中伸出手抚摸上他的睫毛,手指顺着睫毛又滑下嘴唇,“怎么会呢,我啊一早就在猜测了。”

 

“猜测?”嘴唇在指前微张,湿润又温热的气体暖了整个指尖。

 

“你的脖颈前总系着带子,而我在某一天却透过光影看到了那抹阴影。”

 

“不觉得恶心么?”

 

“怎么会,因为我说过我从第一次见面便喜欢上了你啊。”

 

“真是奇怪啊,你们这群人……不过我见过无数怪异的人,你是特殊的。”

 

“那么翔子先生?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么?”

 

“我什么事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这一件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还有自己的使命啊,为了这个使命我放弃了我以男子生活的方式,算了算了讲的太多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我们回去吧,你会把这件事公众于世么?”

 

“既然女装的你不是完全属于我,那么男儿身便是我一人的,我怎么会告诉别人。”

 

松本润拖着樱井翔上了岸,两个人把衣角上的水痕拧干,“我回去了。”

 

“松本君?不和我一起走么?”

 

“不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樱井翔是绕着小道回去的,因为没有人可以见到风光满面的花魁这副狼狈的面孔,刚刚进入吉原樱井翔便被一堆人抓住肩膀拽上了楼,房间里做着将军而他现在以男子的身份落的狼狈不堪,武士们打开了门把樱井翔扔了进去,将军走了过了抓住了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说道

 

“现在,我就要你。”

 

夏之篇 END

 

 

 

 

 

 

 

 





 
 
评论(20)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