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wo

EEwo

 
   

<润翔/AU>岁时抄(花魁/冬之篇)

将军J×花魁S 注意避雷 我耍流氓了,并没有完结,土下座。

梗是  @Shoyan👻  GN的 希望不嫌弃

岁时:一年;四季;季节

分为春 夏 秋 冬四个章节

①加粗为回忆

②传送门:      

 

③如果有评论我会开心的爆炸

④感谢所有看过此文的人

 

-冬之篇-

 

那出乎意料的平静,樱井翔看向了倒在地上却望向他的松本润,这么近却那么远,松本润的眼睛依旧是第一次看向他的那样,在昏暗的房间里清亮透像是发光一般。

 

“是松本将军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樱井翔就这样看着他的眼睛,用着不带波澜的语调。

 

“就这样打开门就能见到你真好啊,翔君,就这样下去吧,不管我打开门多少次都会见到你,哪怕你会从心底开始厌恶我……”松本润抬起手臂支撑着身体勉强坐起来,侧腹已经被鲜血浸湿,那是松本润樱井翔不会看错,笑起来那么温柔那么好看,“就这么一直囚禁下去吧……永远属于我一个人的。”恍惚间又变得不再是他,他的语气变得沉重表情变得凝重,眼神中充满阴霾。

 

“有想过有一天你死了我会怎么样么?”

“我啊——是不会死的,就算死亡即将降临我也会带着你一起走的。”

 

“真是琢磨不透你,明明说着让我自取灭亡却又把我抓到这里。”樱井翔再次笑了起来,“松本将军说的话可真是没有信用啊。”

 

“不是的!翔君……我真的好喜欢你啊,我甚至不想伤害你一丝一毫。”松本润歪起了头表情变得狰狞,“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啊,不把你囚禁在这里你永远会和别人见面,如期的杀掉我之后你一定会走吧,走得远远的,找到合适的女子成家有了孩子。”纯白的浴衣被突然袭来的双手染上鲜血,“我不许!”

手又渐渐下滑,松本润的语气带着颤抖,“我啊……是真心想让翔君去爱我的……”语落松本润便倒在了地上。

就这样看着你死去吧,只要不发出一点声音,就可以眼睁睁看着那人生命一点点的逝去直至死亡,松本润虚弱的呼吸声在无声的房间里被放大,樱井翔甚至能听到那微弱声音下心脏缓慢的跳动声音,自己的使命是杀掉将军,只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死掉,等待着下一任将军接任。

 

风声已经渐小,他永远是这么想的,无论现在的天气有多么恶略只要第二天拂晓后太阳在窗边照常升起,那便是希望,松本润再次出现的时候他的生活便被打乱,那个时候他有了感情,松本润和过客远远不同,面对他的笑樱井翔永远想把所有压抑在心里的话倾诉出来,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樱井翔也联想不出那天的人便是那天对他笑的人。

 

还是下不去手啊,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樱井翔用尽了力气向门外大喊,婢女们匆匆的进来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将军,唤来了侍卫,侍卫唤来了侧用人,当二宫和也带着医生顶着雪花跑进屋子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而了婢女只是为松本润简单的缠上了纯白的布,

 

“将军他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摇了摇头,“脉搏已经很虚弱了,负伤后没有第一时间医治,现在的话止血倒是可以止住,不过能不能醒来就是一说了。”

 

二宫和也抓住了医生的袖子低下头咬紧了牙,“相叶……拜托了。”随后站起身来看向了被囚禁的樱井翔,“这么久不见原来是被将军关了起来啊。”

 

“我和你有很熟悉么?”

 

“别装傻。”二宫和也走到了樱井翔的面前抓住了他的衣领,“你犹豫了。”

 

“事后会杀了我?”樱井翔反问道。

 

“怎么会,杀了你我怎么向将军交代。”

 

“目的达到了吧……你又怎么知道将军会醒来。”樱井翔对上了二宫和也的视线,“不过就为了抓我,套上这么大的谎言值得么?”

 

“嘛,将军下的命令,我也只能听从咯。”二宫和也笑了笑,“因为有你在,他啊,不可能醒不过来。”

 

被囚禁的地方旁边便是将军就寝的地方,二宫和也与相叶为将军整理好便走了出去,临走前二宫和也打开了他的锁链留下了一句话,“任务还在那里,将军也在那里,松本润也在那里。”

 

他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即便他曾为花魁,但在接手任务后杀人的那一刻他也不会犹豫,刀就在手边,松本润躺在那里他却连出鞘的勇气都没有,

 

既然你是武士的话,那么就等你醒来,光明正大的杀死你吧。 

 

来到屋外的那一刻,天依旧被云层遮盖住,他没有赶上枫叶正红的时候,如今叶子已经掉光,枝桠上也堆积上了细雪,樱井翔握紧了刀柄又放下。

 

<< 

 

松本润是在白日醒来的,樱井翔抱着刀在角落里打着盹,起身后松本润被痛的轻嘶一声随后又闭了嘴,他小心翼翼的起身来到了樱井翔的面前看着他,没过多久像是察觉到了目光的注视一样,樱井翔突然惊醒,两人四目相对。

 

“还能见到翔君真是太好了。“

 

“你到底是谁?”

 

“让你留在这里的原因只有这个么。”

 

“是的,在没认清你的身份之前杀了你太草率了。”

 

“那好,我告诉你。”这是那个松本润,樱井翔敢确定。“我是松本润,是现任的将军,那么现在翔君要杀了我么?”

 

“那…那个人是谁?!明明是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人!!”语调突然上扬,樱井翔向他喊道。

 

“那个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怎么可能!”

 

“从小的时候,那个人便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常常会对我说[总有一天我会控制你的身体的],那个时候我很怕,不过没有任何人相信,在我被欺负的时候那个人便突然出现,而我便向是被关在了那里一样,眼睁睁看着自己变得与众不同……”松本润的声音带着一点哽咽,“那天的事……我全部看在眼里,可是我没办法让他停下来,我对你的想法越深他出现的越频繁。”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是将军就可以了。”

 

樱井翔站起身把松本润推到在地,拔出刀鞘,刀尖指在了松本润的脖颈上,

 

“能死在翔君的刀下我可是很知足了,毕竟背负了将军的重任同时也背负上了将军所有的罪孽不是么?将军这个代号不管是谁只要杀了,翔君便报仇了吧。”

 

刀尖落在了脖颈上,轻微的划痕已经渗出丝丝血珠,

“这就是你最后想说的?”

 

“我想说的还有很多呢,翔君我们可以慢慢聊。”松本润踢上樱井翔的小腿,刀在下滑之际被松本润用手握住,“就算是负伤在身,对付你也是轻而易举。”松本润再次占了上风,樱井翔知道原来的松本润已经不在了,现在眼前这个人是那个令人厌恶的人。

 

“你就这么想杀了我?”

 

“对我做了那种事情,难道你想请求我原谅你?”

 

松本润歪头,“我要说是呢。”

 

“做梦。”

 

“反映还是那么可爱啊,还好我出来了,那个如果再晚点那个傻子恐怕真的会自愿让你杀死吧。”双手被刀刃割出血也没有妨碍松本润钳制着樱井翔的双手,“你知道那个傻子是怎么想的么?有的时候我真想杀死他,这样身体就是我的了,不过我还没有找到方法。”

 

“并不想知道。”樱井翔只是冷冷的回复了一句话便就此沉默。

 

“我怎么会凭白无故的去杀上一任将军呢,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看出你是男子了,那个傻子跑遍了周围的地域去打听你的消息,最后下定结论认定你就是那位樱井家逃出来的长子。”

 

“既然一开始便查出来,那为什么还要骗我。”

 

“那个傻子想了很多,我跟他直接告诉你真相,他却说那样的翔君也还会被将军的阴影困扰一辈子,与其那样不如自己变成将军,让翔君自己去解开心结,这样的话他能作为常人,而我也能解脱,为此我还跟他吵了一架。”松本润的脸凑的越来越近,“为什么吵架呢,因为这具身体死了,我也就死了。”

 

樱井翔愣在了那里,那个人之后说的话他也没有再听进去,下达任务的人是他而最后将死去的人也是他,就像梦境初醒一般,一切都明了了。

 

“我在想,既然总有一天你会杀了我,那么现在我杀了你怎么样?”松本润拿起了旁边的刀,而被钳制住的手突然松开,松本润又将刀放下,“翔君,杀了我,现在就杀了我!!”

 

随后手又被钳制住,那个人再次回来拿起了刀,无论樱井翔怎么挣扎,松本润就算负伤也大的出奇的力气让他挣脱不开,刀剑已经刺开单薄的浴衣划开了皮肤。

 

“翔君……杀了我啊,我…怎么忍心看你死呢。”

 

“我…下不去手啊!润!”

“你还是喜欢我的吧,翔君。”

 

樱井翔的眼眶已经变得发红,“是啊……我喜欢你,喜欢那个单纯的和我聊了一整夜的傻武士。”

 

“那就趁我还在意识的时候杀了我吧,我的一切在见到你第一面开始就已经决定了。”

 

松本润低头看向了樱井翔心口的划痕,他扔掉了那把刀,手顺势伸进了樱井翔的浴衣里,在小腿上处拿出了被白布裹上的匕首,“这把匕首你一直放在这里,一定是为了杀我吧,不过我没想到他会出现的那么频繁。”

 

“不……我不要杀你了,在他说出真相后的如果再没有你……要怎么办。”

 

“翔君,我是自愿的,如果你不杀我我便会杀了你,你还有以后,而我拖着这个人却只能当作祸害!等到某一天我彻底控制不住他又会怎么样!”

 

松本润再次对他笑起来,他伸出流血的手抚上了樱井翔的脖颈,随后吻上了那人的嘴唇,唇瓣与唇瓣的交合,松本润拆开了匕首上的白布握住了樱井翔的手抓住匕首,他看到樱井翔的脸颊已经通红,眼圈也已通红,找准了心口的位置松本润主动拥抱了上去,双手环住了樱井翔的肩背。

 

已经下了七天的雪,二宫和也撑着红色的纸伞走在雪地上,身边跟着带着药箱的相叶。

“你说,松润会怎么把樱井翔彻底搞到手呢?”

 

二宫和也笑着说道,“貌似已经搞到手了吧,不过前阵子松润一直跟我说那个人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我有点担心啊。”

 

“对于松润的事……我已经尽全力了,可是依旧一无所获啊。”

 

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将军府前,侍卫向他们弯下腰,两个人踏进了宅院,

“松润应该醒了吧。”

 

“按照他的体格可能早就醒了吧。”

 

来到了第一扇门,两人说笑而过,打开了第二扇门,两人依旧又说又笑,站在了最后一扇门前,二宫和也敲起了门。

 

“二宫和也与相叶医生求见。”

 

 

冬之篇END

 

 

 

 

 
 
评论(6)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