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wo

EEwo

 
   

<润翔/AU>岁时抄(花魁/四季篇)

将军J×花魁S 注意避雷  完结了!!!!!!!!!!

梗是  @Shoyan👻  GN的 希望不嫌弃

岁时:一年;四季;季节

分为春 夏 秋 冬四个章节

①加粗为回忆

②传送门:      

③如果有评论我会开心的爆炸

④感谢所有看过此文的人,经历了作者实力的拖延和垃圾文笔,再次谢谢你们


-岁时篇-

 

“你会死么?”

 

“不会。”

 

“为什么这么确定?”松本润看着他又道,“因为你的将军位置还没有做够?还是因为你想再次重新占据这具身体?”

 

“猜对了,不过还有那么一丢丢偏差。”对面的松本润举起手拖住了下巴,“我还没有杀死樱井翔。”

 

“我是不会让你回去的,这是我的意识里,我已经准备迎面走向死亡。”松本润站了起来,无尽的黑暗将他包围,而前方便是发亮的白光。

 

他一步一步走向那里,心口插着匕首而血已经凝固,现在的松本润满脑子想着的都是樱井翔,他对着他笑,就像是寒冬之光,凛致之阳。

 

“我不会你自取灭亡的,因为这具身体不光是你一人的!”另外的松本润站起身跑向了那里,抓住了他的手将他按在地上,“只要在这里杀死你,这个懦弱的人,就不复存在了。”

 

松本润开始剧烈的挣扎,心口的血痂已经裂开,“不会让你得逞的。”

 

“现在的你,如何赢得了我。”那人占进了上峰,他抽出了身下松本润的匕首,随后他开始疯狂的大笑,“好了一切结束了。”

 

冰冷的刀刃抵在了脖颈动脉处,皮肉已经被轻轻划开,如果就这么死了…不会死的。

 

趁着他得意后松懈的精神,松本润挣开了双手掐住他的脖子,用力向侧倾斜直至,双腿腾出了位置,松本润翻过身将他压翻在地,匕首从皮肉擦过留下了轻微的伤口,

 

“那么,现在反过来了,我啊不会让你活着去伤害翔君的。”

 

夺过匕首松本润没有再犹豫他径直将它狠狠的插了进去。

 

“凑,凑过来点,松本润。”

 

“你要说什么?”松本润低下头看着身下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脖颈上喷着鲜血溅在了他的脸上。

 

“如果,活下去,一定要好好对他。”

 

身边的黑暗已经消失,身下的人也已经逝而不见,金色的河流从远处淌过,红色的枫叶从眼前飘落,白皑的雪片掉落在头顶。

 

松本润不记得自己在这里走了多久,他倒在了那里失去了意识,当他再次醒来他见到了二宫和也坐在他的床边喝着热茶,在松本润还没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二宫和也放下了茶杯,

 

“要不要再睡会?”

 

“……啊—”松本润试图发出声音喉咙却火热发痛,他指了指那杯热茶,二宫和也重新倒满了整杯递了过去。

 


“事情过去多久了。”

 

“不多不多,一年罢了。”

 

“樱井翔呢?!”

 

“他啊,在那之后就走了。”二宫和也站起身走向了旁边的桌前,“喏,给你。”

 

灰尘沾满了二宫和也的手,“樱井翔留给你的,他说如果你醒了,看看这个就好了。”

 

松本润接过了护身符,那已经落满了灰尘,他着手扑了扑。

 

“翔子腰旁挂的这是什么呢?”

 

樱井翔拿起笔写下了[护身符,那是父母留给我最后的东西]

 

松本润道,“抱歉…又提到这件事情了。”

 

[没关系的,已经没有什么好悲伤的了,事情已经过去,这不过就是个纪念了。]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要是出了意外会给翔子留下什么呢。”

 

[你是笨蛋么!谁会总想着自己会出意外]樱井翔的皱着眉毛看向了他。

 

手被樱井翔握住,随后顺着他的手移到了腰间,松本润的手摸到了那到护身符。

 

“翔子什么意思呀。”

 

[你不必给我留下什么,如果有幸——便拿这道护身符保平安吧。]

 

我知道,不管你在何处我们都彼此思念。

 

而今,我已醒来,我们将会生死相依。

“二宫,帮我收拾一下行李备好马,今晚就出发。”

 

“你确定你的伤没问题了?”

 

松本润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却疼的蜷缩起来,“没…没问题,记得带着相叶去。”

 

“好吧,我还以为躺了这么久你的脑子会躺坏,不过是我想多余了。”二宫和也笑着看向了他,松本润也笑着看向了二宫和也。

 

“欢迎回来。”

 

“好久不见。”

 

没有任何迟疑,当晚三个人便出发了,当二宫和也和相叶医生一齐问向松本润去向的时候,松本润也摇了摇头,他没有任何头绪,不过他有一种想法,当指尖真真切切触碰到护身符那一刻的时候,他便知道——走就是了,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在不同的地点,经历了岁时的轮回。

 

 

那是普通到再普通不过的武士了,不过是辫子比常人长了许多,他在远处站着深灰色的浴衣与斜跨在腰间的刀,他低着头却能看见他下颚处的胡渣。

松本润起身下了马飞快的向远处跑去,留下了二宫和也和相叶呆呆的坐在马上不知发生了什么,风在耳边掠过,松本润的头发也被吹散,他跑到了那人的面前一把抱住他。

单薄的身体被用力的碰撞,男人皱起了眉头,松本润伸出手抚着那人的长发,

 

“不怕认错人而出糗么?”男人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不怕,因为我不会认错。”

 

“很高兴你醒了。” 

 

“想说的只有这些?”

 

“那你还想让我说什么?”

 

“我说就够了。”松本润靠近了男人的耳旁,“翔君,我爱你。”

 

樱井翔推开了抱在身上的人,红着脸别过头向远处走去,松本润笑着向身后摆了摆手追了上去。

 

<< 

躺在床边松本润侧着身看着樱井翔,而樱井翔又捧了一床被子铺在了另一边。

 

“翔君现在在做什么?”

“再给一户人家当陪练。”

 

“没想到翔君的剑术这么精通啊。”松本润爬了过去摸了摸樱井翔结实的小臂,“翔君现在锻炼的比我都要好了。”樱井翔看向他,松本润摇摇头叹了气,“既然小翔过的这么惬意,那我之前已经想多了,不需要我我还要不请自来。”

 

樱井翔没有说话,火热的眼神就这么看着他。

 

“明天我就走吧,将军的职位我也辞去了,从此还是自己一个人浪迹天涯好了。”松本润抬头也看向他,“翔君会不会舍得我一个人。”

 

他看着那人闭上眼睛,睫毛带着颤抖,眼角出现的细纹,“舍不得。”

 

“那便好。”

 

松本润抬起头,樱井翔低下头,十指相交唇齿相合,樱井翔主动脱下了浴衣,随后被松本润推倒在床铺上,“翔君有胡子了。”

 

点击观看考题答案


“被我弄脏了,就我一个人。”

 

“只需你一个人。”

 

额头鬓角被汗水打湿,松本润的汗水低落在樱井翔的肩膀上,掺加着泪水。

 

“别哭啦,我都没有哭。”

 

“我太高兴了。”

 

“既然被你找到了,我就不会再离开了。”

 

当晚的月光透过纸窗洒在两人身上,第二天又将是一个要好的清晨。

 

就像你我初识,无论多少岁时轮回而过,我是你的,而你也是我的。

 

全文END


终于写完了,总的来说……自己并不满意,文笔有限想写的很多却表达不出来,感觉自己特别糟糕,对不起提供梗的GN和各位看官。




 
 
评论(12)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