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wo

EEwo

 
   

〔BB×BA〕Run away〔二〕

二婚真的嗑不腻,我就就着这个题目拖拖拉拉写个泡沫剧了。
真 泡沫剧。就…脑补想看这俩二婚后干的任何事情。而且嘴亲了,觉睡了下次更新可能就发车了





他们就像那么几十年没见一样,两个人坐在屋子里开着昏暗的灯光在打着拍子唱着歌,Brett时不时会把突发奇想的创意记在身边的笔记本上。
如果说平常的生活作息还算的上可以,那么现在的生活可就算的上是慢性自杀了,放在从前他们的身体还折腾的起。几天几夜不间断的写着歌编着曲,等完事后几个人可能还去酒吧嗨翻天。
他得承认,身体没以前那么能折腾了,而从头部传来的肿胀式疼痛让Brett逐渐不走心起来了。
最后Bernard带着情绪把吉他摔在软沙发垫上,漫布在空间中的灰尘在灯光下显得异常的扎眼,Bernard看着一旁瘫软着躺在沙发垫上的Brett火气更是涌上头。
“我他妈的在这弹着吉他,你就总这种形式来对着我?”
Brett不是那种脾气特别不好的人,但是头痛加上四肢乏力的他感觉自己甚至有点委屈。
“我怎么对你?好好看着,我就在这里好么?”Brett拿起身边的笔记本,“瞪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着,这他妈是什么,我密密麻麻记得都是什么?”
Bernard甚至连弯下腰拿起本仔细端详的步骤都没有,他从Brett无力的双手中抢走了笔记本扔在了一边,骂了几句脏话走出了屋子。Brett最后听见的声音就是脑中恍惚传来的关门声。

外面的天气温不是很低,不过夜晚夹杂的风着实让Bernard抱紧了双肩在路上迈着大步走着,他到底在发什么疯,与其说自己敏感,倒是在重组后他在意Brett要比以前多的多。他会在拨吉他的时候时不时转过头去看向身边仰头哼着歌的Brett,他会在休息时间时不时盯着靠在垫子上打盹的Brett,他还记得前段时间Brett问过他关于他的变化。
Bernard想说你变得太多了,多的我甚至一时说不完,可是别扭那一部份成功牵制住他了。
他从来没见过刚刚那样的Brett,他甚至上一个小时还会大笑着跟他说着他想到的东西,Bernard突然意识到Brett刚刚太不正常了。

他需要回去看看。

再消气后,Bernard才注意到自己不知道走出去多远。他转过身放下了紧绷的双臂大步的跑了回去,来到门前他用力的敲着门,大声的喊着Brett。
过了很久,在Bernard都准备去报警的时候门锁慢慢被转动的声音响起,门开了个小缝,他从那里看到了Brett红红的眼圈。

嘿,那不是他哭的!那只是发烧时的自然反应,希望Bernard不会曲解他,以为他走了后自己在房间里像个小姑娘一样哭哭啼啼的等他回来。
“好吧,我还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了呢。”Brett的鼻音更加重了,而且发烧让他晕乎乎的大脑带着粘糊糊的说话声。
Bernard现在玄关上一言不发的握住了他的手,这烫人的温度Bernard甚至感觉今晚他不回来明天他看到的Brett就是一块烤糊的长条焦炭。
他把Brett拉进了有着一张双人大床的房间里,这间屋子准确来说谁都没有真切的在这张床上住过,哪怕是那天他们亲吻后。
“哇哦,我今晚是要睡床了么。”Brett轻笑了一声,随后伸出了手臂遮在了自己发热的双眼上。
“我去拿凉毛巾,你好好躺在这里。”
“好的好的,Bernard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体贴了。”
“那你什么时候又这么话唠了。”Bernard从卫生间拿着毛巾走出来反问道。
“我感觉我一直都这样啊,毕竟是你之前先说的。”Brett有点不满的撇了撇嘴。
Bernard俯下身把毛巾放好后笑了笑,刚刚Brett的语气就像是以前他还在suede时,他的表情也是。像极了那时候那个爱卖弄风骚的青年。
笑声过后空气中沉默了几秒,Brett诧异的问他笑什么,Bernard也敷衍了几句搪塞了过去。在这种表达真心的时刻Bernard感觉自己实在是说不出口,那张嘴仿佛就不是自己的一样,大脑想着什么他却说不出什么。不过Bernard觉的行动可以代表一切。

他们不是没有同床过,在以前他们甚至不止两个人同床过,单单的同床躺在一起。
Bernard来到了卫生间看着镜子,又在脸上泼了两把水,接下来要干件大事了,一件他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音乐停止后Bernard放下了吉他后抬起头第一眼看见的就是,Brett露在外面白花花的腰肉,他还在舞台上和粉丝们互动着,他开会摆弄着腰肢在自己面前,他记得他曾经有一个想法。

Brett还在迷迷糊糊的说着他听不清的话,那些都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句子,Bernard深呼了一口气甩掉了拖鞋爬上了床在Brett的一边靠着床头。
“Bernard?”
“嗯”他小声的没底气的回答了一声。
Brett转过身蹭掉了额头上的毛巾,双手环住了Bernard的腰肢,脸颊的高温传过衬衫就像是Brett的脸颊真真切切的贴在他的皮肤上一样。
没过多久Brett就沉沉的睡去了,Bernard低下头摆弄着他的头发,最后俯下身掀起了Brett软趴趴的刘海在额头留下一吻。

管他呢,反正单纯的睡一觉也不是什么错事。
况且病人需要照顾。

第二天睁开眼,Brett莫名其妙的跑进了他的怀里,而Bernard迷糊的看了看又沉沉的睡去。

管他呢,抱一下也不是什么错事。
况且他现在就在我怀里

 
 
评论(2)
 
 
热度(12)